鸿泰文学
会员书架
首页 > 历史军事 > 宦妃 > 第90章

第90章(1 / 1)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好书推荐: 国民老公带回家:偷吻55次 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最佳傲娇攻略 克妻 拿无限当单机 一胎二宝:爹地追妻请排队 凤谋天下:王爷为我造反了 一夜回到离婚前 一世狂宠:老婆大人,请上钩 九天傲红颜

笔趣阁 最快更新宦妃 !

莲花

姬莲把一头长发松松的用玉簪盘到了头上之后就把披着的外衣给脱了,今天她穿了一件朱红的肚兜,这红色衬得她肌肤越发雪白,花唯的眼神就这么落在了她的身上,一下子竟抽不开了。姬莲却是没有发现他的眼神,只伸手松开了肚兜上系着的带子,在她这么做的时候花唯强迫自己不要去看她似的扭开了头背对了她。

“阿唯?”待姬莲叫花唯的时候花唯才回了神,他转头看去,发现姬莲已经背脊朝上趴在了床上,现在她正有些疑惑地瞧着他。

花唯拿起摆在一边早就准备到的托盘走到了床边坐下。在姬莲给花唯胸口刺下那半朵莲的时候他们便说了,剩下这半朵花要刺在姬莲的身上。其实花唯一开始并不希望在姬莲的皮肤上留下这痕迹,他早就是她的了,更何况这刺青的过程非常熬人,刺完之后还要烧上几天才能好。

可是姬莲却觉得这并不只是一个刺青的事儿,虽然可能有些形式主义,可是姬莲还是想让花唯给她亲手刺上这图案,就当是成婚礼了。姬莲作为帝王妾入宫,她与花唯这身份中终是隔了一层,即便现在这宫里姬莲说一不二,可以成天的和花唯腻着,他们两人也是不能拜天地的。作为太后,姬莲和太监关系好是一回事儿,大家就算知道也就睁眼闭眼,可是若是她和一个太监拜天地那前朝估计就要炸了。

姬莲把话说到这个份上,花唯断没有再拒绝的理由,所以这一回是他亲自给她刺上这图案。刺青的花纹是一早就画好了的,花唯仔细在姬莲左边的肩胛骨处替她画好了样子,然后才那银针蘸了了墨汁刺了下去。

这第一针刺下去的时候,姬莲虽然没有叫出声,可是她整个人都瑟缩了一下。花唯低头轻轻吻了吻她的后颈道:“放轻松,没事,很快就好了。”

姬莲“嗯”了一声,这事儿是她自己要求的,即便是疼她也得咬牙受下来。记得上辈子的时候就有说法,说刺青的时候千万不要找嫩肉,胸口腰间大腿和手臂内侧那都是疼的要人命的地方,现下姬莲觉得,即便是刺在背部,那也是疼得厉害。这时候她也才知道,当时她给花唯胸口刺下这图案的时候他受着多少疼,这么一想,姬莲便也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可以忍不下来的。

花唯的手势可比当时姬莲的要果断多了,他刺的也仔细,若是姬莲因为太疼身子紧绷起来了他便会俯身亲吻她的后背,以此安慰她。姬莲咬着身下垫着的锦被,尽量的不放出声音惹得花唯分心,只是偶尔还是会有一两声轻微的呜咽,跟小猫叫唤似的。

待到花唯替姬莲刺完,姬莲长出了一口气,她身上早出了一声的薄汗,花唯拿了帕子替她把血珠和汗水全擦干净之后,他叮嘱姬莲道:“接下来几日可要仔细伤口,千万别碰着了。”

“嗯~”姬莲懒洋洋地应了一声,然后笑了起来,“有你在,哪里就能由我碰着了?”

姬莲这话说的有些不负责任,可是花唯却一点儿办法也没有,他这几日的确是打定了主意什么事儿都不管了就陪着她照顾她。花唯把东西都收拾好了之后姬莲冲他招了招手,花唯这才又坐到了姬莲的床边。姬莲便撑起了身子,然后伸了手就这么蹭上了花唯的身子,她的头发因为她的动作落下来了一缕,他只能伸手搂住了她的腰,然后替她理了理碎发,有些无奈道:“你要好好休息,别闹。”

“我闹什么了?”姬莲说的颇为无辜,虽然背上还留着火辣辣的疼痛感,可是她现在笑妩媚,整个人挂在花唯身上,上身什么都没穿,姬莲却是一点害羞的意思都没有,甚至还凑在花唯的耳边撒娇道,“我就想你抱抱我嘛。”

花唯被她惹的呼吸一窒,低头便瞧见她眼底的一抹狡黠在他望过来的时候又变成了无辜。他只觉得怀里的女人棘手的很,她这喜欢招惹他的性子和过去如出一辙,或是说现在拿定了他什么事儿到最后都只能依了她,更是没遮没拦了。于是花唯只能轻轻拧了一下姬莲的腰间示意她别惹过头了,换来的却是姬莲的一阵笑。

待笑完了,姬莲才道:“阿唯。”

“怎么了?”

“阿唯,这几日,你便陪我睡吧。”姬莲这么说的时候抬眼瞧向了花唯,靠在他身上,她能很明显得感觉到他浑身都僵了一下。

两人现下相处间早已没了别人的阻碍,可是姬莲有的时候还是会觉得花唯心底有些东西拦着他让他没法更靠近她一步。这些东西姬莲也不知是什么,只是姬莲能感觉出来,花唯虽然对她种种都好可是与其说两人是爱人或是情侣,花唯似乎在心里的什么地方依旧拿她当了一个主子看一般,精心地捧着又小心翼翼地伺候着。姬莲也不知道这事儿到底要怎么处理才好,她几回拉着花唯想让他留下,以后都与她一起睡,花唯却是一直没答应,仿佛她的床上有毒,过了夜能毒死他似的。

花唯听姬莲说起这个,不由就有些为难:“阿莲……”

“你就放心我一个人睡?”姬莲这回抢在花唯说话前就开了口,“万一你不在我不小心蹭伤了身子可怎么办?”姬莲这话说的有些可怜兮兮的,声音都放软了。

……

明知道姬莲这是在胡搅蛮缠,可是花唯当真是放心不下,所以他在沉默了一会应了下来:“就这几日。”

就这几日?姬莲有些诧异地眨了眨眼睛:难道他上了她的床还盘算着要下去?这也太小看她了吧?不过姬莲不着急,行,这几日就这几日吧,她会让着几日变成这辈子的,反正她不着急,有的是时间和他磨。

花唯如何不想多和姬莲在一起待着?只是他知道自己心里有一道坎他一直没有跨过去,这道坎来自于他自己,他知道姬莲能与他走到现在这一步必然是不嫌弃他的,只是他自己不能不在意。虽说明面上儿看着万事都是他花唯替她姬莲办妥的,可是他却觉得自己亏欠姬莲良多……尤其是在孩子上的事儿。虽然姬莲从没当着他的面与他说过,但是花唯知道那个没有出生的孩子她并没有忘记过,而花唯也没有忘记过那一日姬莲大哭的样子,每每想起来他都觉得心口针扎一般的疼。

在姬莲身边过夜,会让花唯觉得不安,这种不安让花唯举步维艰。所以每回姬莲拉着他,花唯都以这事儿不合规矩若是他真留下了被人知道难免又要说闲话了为由推拒了,可是他们俩都知道这理由多么站不住脚,所以姬莲这边压根没放弃的意思,而花唯知道自己迟早是会被姬莲抓住的。

姬莲很有耐心,因为她知道他喜欢她,若是不喜欢他便不会这么小心的进一步又退一步,结果在原地拼命打转儿了,这时候姬莲又会有些怀念当认识花唯的时候了,他刚勾引她那会,啧,那是相当的技巧娴熟啊。

是夜,在沐浴过后,姬莲只穿了亵裤和肚兜便坐在了床上,待到花唯洗漱完毕的时候见到的便是姬莲丝毫不顾忌形象扑在床上看书的样子。听到了响动之后姬莲抬起头,然后随手就把书往床下一扔,向花唯伸了手就差没在脸上写“抱我”了。

花唯无奈地把书捡了放到了桌上才反身上了床,那时候姬莲依旧眯起了眼睛:“书重要还是我重要呀?”

“有什么能比你重要的?”花唯简直被姬莲这小性子使得哭笑不得,在搂了她之后才熄了灯,两人一起睡下了。

姬莲没有很快入睡,花唯更是丝毫没有睡意,长夜漫漫,总得找点什么事儿来做。虽说花唯技巧高超,可是床笫之间的事儿,姬莲偶尔也会招惹招惹花唯,可是她却不会真的主动要求,倒不是觉得不好意思,只是她觉得这事儿要两人都有了乐趣才好,而且考虑到花唯的身体情况,这事儿他主动比她主动对两人益处更大些。

于是睡不着的姬莲和花唯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起了天,不一会儿姬莲就有些迷迷糊糊的了,可是不知怎么的,她脑海里突然蹦出了个名字,让她一下子就清醒了。

“阿唯,我问你个事儿啊。”

“什么?”

“问了你别生气啊?”

花唯轻笑了一声,他的声音在夜里听起来更多了一层诱惑:“什么事儿?”

姬莲想了想,觉得自己还是很在意,所以她最后还是问了:“小燕是谁?”

听到了这个问题,花唯把姬莲搂的更紧了一些,沉默了好一会,他在开口回道:“……她……算是我的姐姐。”

算是?姬莲虽然疑惑,却没有追问只是蹭在了他的怀里。

而花唯继续说了下去。关于小燕的故事,有些长,花唯的诉说很安静,从他娘亲被指认和其他男人有染开始,到她娘亲被赶出家门带着他租赁了一个小房子相依为命,然后因为一时心软在路上捡了一个奄奄一息的姑娘回去,那姑娘养好了身子之后便留在了他们家成为了这小家中的一份子,再后来花唯娘亲病逝花唯被听了姨娘主意的亲生父亲给送进宫里去势做了太监,那姑娘跟着花唯想尽办法也卖身进了宫,最后却沦为了主子间争斗的牺牲品,这姑娘便是小燕。

虽然花唯说的平静,姬莲却知道这其中沉淀的种种都是痛苦,所以她在听完之后沉默了好久才弱弱地说了一句:“抱歉……”

若是这时姬莲抬头看的话,她或许能就着夜色看见花唯那双桃花眼里并没有太多的哀伤,更多的是温柔和宠意:“夜了,早些睡吧,现在你要多休息。”

“唔嗯。”姬莲含糊应了,脑袋又在花唯身上蹭了蹭,仿佛是想要安慰他一般的。

那时候的事情对于他来说的确是很不好受,可是那都是过去的事儿了。虽然现在他有的时候偶尔也会对未来有所迷茫,可是每当他这么抱着姬莲的时候,他便觉得自己那些担忧和纠结都仿佛是个笑话,有她在他身边便足够了。

一时间,满室寂静,花唯却觉得内心很是平静。

就在花唯以为姬莲已经睡着的时候,姬莲突然又开口了,她的声音里带着些许迷迷糊糊的睡意:“阿唯……之前给你刺青的时候总觉得是把自己一点点缝进了你身体里,这一回是不是你也把自己缝到了我身上呢?”

花唯这回是无声的笑了,低头在她额头落下了一个吻。

她与他,终是开出了一株并蒂莲。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新书推荐: 国民老公带回家:偷吻55次 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最佳傲娇攻略 克妻 拿无限当单机 一胎二宝:爹地追妻请排队 凤谋天下:王爷为我造反了 一夜回到离婚前 一世狂宠:老婆大人,请上钩 九天傲红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