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泰文学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言情 > 挽仙歌 > 第一百五十七章 重瞳龙眼

第一百五十七章 重瞳龙眼(1 / 1)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好书推荐: 香满茶园 希腊神话战神 在霍格沃茨的时光 与人外邪神组队之后 穿越之名门商女 奇侦异案 俗人成长记 挽仙歌 御莲 乱世刺客行

笔趣阁 最快更新挽仙歌 !

重瞳龙眼

姬枫见了白宸的模样亦是吃了一惊,心疑有诈,回首四顾却瞧见周围跟随的修士竟皆跪伏在地,稍好些的勉强单膝着地,修为低些的竟已五体投地,狼狈不堪。

“怎么回事?”姬枫忽地发现潮中那千万年狂嚣怒吼着的“荒古,归来兮”竟然在这一刹那全然停歇了。

姬枫忙收了承天剑台,欲问白宸缘由,可当承天剑台放入储物袋的瞬间,一股森然、古奥、冷厉的威压轰然临身,猝不及防,姬枫亦是单膝杵地。

“嗬!”潮中突起一声爆吼,姬枫全身骨骼一阵噼啪鸣响,蜷颈直腰,竟是缓缓站起身来。

姬枫再度抬首回望,眉梢皱的很深,这种无力的感觉,他只在当初韩萧施展神通“经天衍命,皇极至尊”之时才感受到过,而这次,威势或许更甚。

“承天剑台!”枯骨道人在祖窍中惊呼。

姬枫一惊,醒悟过来,取出那方古剑台,当承天剑台取出的时候那股威压再次消弭无踪,姬枫仔细地打量了这剑台一番,低声惊呼,“好家伙,捡了个宝物?”

“域!这是剑台自身携带的域,应是这宝物吸收了主人的精气神自身携带了域,这样一件仿制的承天剑台竟然能携带域,足见其生平主人的不凡。”

姬枫震惊不已,他知晓“结丹画纹,元婴成相,化神化域”,这域可是化神大能才拥有的东西,这剑台岂非了得!

“哼!”枯骨道人嗤笑一声,显然是猜出了姬枫的心思,“‘域’的确是化神修士才能修出的神通,但是域其实每人生来便有,花花草草,万物皆有域,只是不自觉而已。

若是域能够觉醒,在自己的域中他近乎为王,例如当初尧帝仙尊的迷神虚幻域,强如金乌,进入其中亦不自觉。”

“这岂不是与威压相同。”姬枫有些讪讪。

“那不过是借用了天地间本就存在的域,与觉醒自己的域可相差甚远,否则这天地间岂不都是化神大能。”

“这件宝物虽然携带了域,但多半是因为其与主人相处日久,主人的气息不自觉地留在了这剑台之上,这域剑台根本不会发挥,不过当天地间其他域发挥之时,它意会不自觉地抵抗,这剑台虽是不错,但是范围也仅是笼罩了你一人,如此看来此人身前修为也强的有限。”

姬枫略一思量的确如此,还是微觉失望,摇摇头,毕竟是捡的宝物,已是侥幸,还希冀什么。

过了片刻,周围的修士纷纷起身,姬枫忙收了剑台,果然没有再感受到那股威压,不过众人竟都望向方才威压传来的方向,一时静谧地可怕,仿佛行走在阴间小路,鬼神怒目可怖,可任谁也不敢出声。

呼啦,哗啦…

潮中喧嚣再起,成群的鱼兽朝着那个方向涌去,数量多达数万,大一不一的鱼群从姬枫等人的身边纷纷穿过,像是倾巢而出的蜂群,这些往日对修士唯恐避之不及的鱼兽,今日竟似疯了一般。

密密麻麻的的鱼群,像是摧城的乌云,黑压压的,在姬枫头顶移过,姬枫大气不敢出,当初那般庞大的地藏归魂鳐在这鱼群之中甚至幼弱如垂髫稚子,它们游过之时,连阳光也遮蔽了,原本就幽暗的潮中更加阴暗,鱼兽鸣嗷各不一,微微透着惶恐,但更多的却是兴奋!

姬枫与白宸对视一眼,皆是茫然,两人此前都不曾来见过这龙於大潮,但是今日这大潮似乎与听闻有些异样,两人再不耽搁随着鱼群往前赶。

在龙於大潮的另一端。

潮水幽蓝,但是有一滚圆之物漂浮水中,却更通透,远远近近的修士皆被这物吸住了目光,所有的鱼群到了此处之后,亦都只是逡巡着,却不敢靠近。

“可怕呀!”禹独鸣低声说,“只瞧了一眼,好叫人心底生寒啊,千万年前他该是多么狂傲。”

“嗐,禹独鸣也会说出这般话?好不叫人吃惊。”苏流溟说。

“就算我族的鸿姓始祖鸿蒙仙尊见了他也不敢僭越吧,我虽自傲,但是也自知。”禹独鸣淡淡说了一句,“我看你还不够资格迎接他吧!”

“你!”苏流溟白皙的面庞皱起,有些难堪。

不远处,夏邑夜与谢不黑两人瞧着这物只觉心悸,旁边的苏流澈垂首默然,可是紧握的双手可见其焦躁不安。

忽然,苏流澈抬头,漆黑的眸子亮的惊人,直面那物,高举双手,如托天空,吟唱般的声音高唱:

“南溟潮归,钟鼓乐之;龙王既临,群兽来仪。”

周围的鱼群突然欢腾游动起来,错杂纷乱的彩带交缠,这些鱼兽仿佛在最上等的乐师带领下起舞,一时,潮中宛如漩涡,可深处中央的修士却有些不知所措,如陷囹圄。

苏流澈不知自己为何说话,但是看着那物,苏流澈的双眼便不觉盈盈泪目,这些话便脱口而出了。

谢不黑瞧见苏流澈将众人的目光都吸引了去,微觉不忿,亦举起双手高呼,“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不过谢不黑的声音不伦不类,只一句,便成功地吸引了不远处众多鱼兽的目光,它们竟然全部停下舞动身姿,直直地瞧着,仿佛谢不黑僭越了王的威严。

谢不黑的脸色瞬间僵住,他便是再蠢笨也能瞧出这些鱼群对他不怀好意,这些鱼兽大小不一,谢不黑实在没有信心能够在海中逃出它们的围追,是故只能将高举的手慢慢摇摆起来,仿佛打招呼一般,嘴上也跟着不清地呜咽,一时好不尴尬。

“啪!”夏邑夜抬手便敲了一下,低声呵斥:“聒噪!”

谢不黑无奈地将手缩了回来,却发现四周竟然静得可怕,所有鱼群都安静下来,温顺如绵羊,所有的视线都集中在那物之上。

冷森交织如琴弦,紧绷着,却无人敢撩拨。

刺破寂静的依旧是当中的那物,那物突然动了一下,睁开了,那竟是一只眼睛!睁眼的刹那,仿佛所有生物都在那眼光垂怜之下。

那是一只硕大无比的眼睛,蓝眸,白眼,重瞳!

似水的瞳仁有些温情,比清寒的潮水温暖许多了,瞳仁一周却是一圈金色的花纹,那是威严的正色,细细瞧去那些金纹竟然构成一条威严的苍龙,竟然还顺着缓缓浮动着旋转,至于最外的眼白,则是无比的苍白,似乎铭刻着苦痛。

这眼睁开的瞬间,一股森然的威严便蔓延开去,周围的鱼群在那一刹那竟然全部跪伏在地,甚至连呼吸也不敢。周围的修士也几乎全部撑不住,唯有苏流澈目光不变,正视着那眼睛,仿佛接受着洗礼。

其他的修士东倒西歪,谢不黑单膝跪地,直到身上的护体黑纹全部浮现才慢慢站起来,禹独鸣则是在跪地的瞬间,全身金光一闪,便直直地立着,还饶有兴致一掸衣角,赵平风则是例外,他虽没有跪地,却一直弯着腰,,仔细一瞧,他竟是一直扶着穆停雨,不让她倒地。

不一会儿,众人纷纷反应过来,取出一些法宝,这下许多人也能重新站起来了,这眼睛虽然如真的,但毕竟是死物,它的域虽然大,但是却不会变化,众人躲在各自宝物的域中,倒也是可以残喘。

“重瞳龙眼!”

众人中先是爆发了一声低呼,紧接着便是无数的窃窃私语。

龙於仙尊天生重瞳,圣人相,帝王相,而且他后来也的确成为了荒兽五尊宫王、商皇、角侯、徵宗、羽帝中的商皇。龙於仙尊绝对是仙尊中最顶尖的实力,否则鲛人族不会至今受他的余荫,常寿千年,天颜若素,这可是其他族人梦寐以求的。

传说之中,龙於仙尊在清世之劫中与天道斗,惜败,行销骨拆,玄黄之血遍撒虚空,而龙於仙尊在临死之际将自己化作大阵,守护鲛人族,这龙眼本应在大阵之中镇守,怎么会忽然出现在大潮之中!

“大阵损坏了。”苏流澈望着那龙眼,忽然转头对着谢不黑和夏邑夜低声说道,语带悲切。

谢不黑和夏邑夜听闻悚然而立,两人对视一眼,皆是骇然,这龙於仙尊的大阵,堪称天下第一的大阵,流转亿万年的大阵,竟然会是损坏了?

“我与你们曾说过,这龙於大潮中的藏魄留音珠并不是千万年来的产物,而是因着万年前的一场变故产生的,便是这变故使龙於大潮中有了损坏,龙於仙尊的破碎残魂开始散出,只是不曾想…不曾想这法阵已经破损到这般程度,连重瞳龙眼也现世了。”

“这可怎么办?”夏邑夜出声,她低头巡视了四周,发现了周围修士皆蠢蠢欲动,有些担忧,她率性而为,并不觊觎此等宝物,知这龙眼是鲛人族的宝物,反而生出朋友两肋插刀的气概。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新书推荐: 香满茶园 希腊神话战神 在霍格沃茨的时光 与人外邪神组队之后 穿越之名门商女 奇侦异案 俗人成长记 挽仙歌 御莲 乱世刺客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