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泰文学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言情 > 挽仙歌 > 第一百四十六章 洪禹族

第一百四十六章 洪禹族(1 / 1)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好书推荐: 香满茶园 希腊神话战神 在霍格沃茨的时光 与人外邪神组队之后 穿越之名门商女 奇侦异案 俗人成长记 挽仙歌 御莲 乱世刺客行

笔趣阁 最快更新挽仙歌 !

洪禹族

见赵平风不搭理自己,禹独鸣也不自讨没趣,对着姬枫三人道一声:“洪禹族,禹独鸣。”

禹独鸣的性子高傲的像一只凤凰,瞧其他人皆是雏鸟,向来是不屑一顾,但是他却向姬枫三人开诚布公道出自己的名字,可见禹独鸣没有将他们四人等闲视之,一般人知了这事,必与有荣焉。

禹独鸣身后的三位手下瞧见禹独鸣主动介绍自己的名字便很惊讶,禹独鸣向来是没有这样的习惯,之前的独孤寂,也是在战胜了他们三人,方才得到了禹独鸣的认可。

不过姬枫几人却毫无被人重视的自觉,姬枫眉梢微微一挑说:

“洪禹族是什么族,我怎么从未听说过。”

“我也没有听说过,大概是个小族吧。”墨羽抿唇轻笑。

这时候谢不黑也兴致高昂地跑过来,告诫道:“墨羽,不要随便与别人搭讪,这样的男人多半是个花心鬼!”

旁边的苏流澈则是冷着脸,沉声道:“羽儿,在我看来,这谢不黑也是外人。”

墨羽只好抱着苏流澈的手臂,娇嗔:“好啦,好啦,别生谢不黑的气啦,我少说话。”说罢用手挡住了嘴巴,直至地望着苏流澈。

苏流澈当着墨羽的面脸色原本有些阴沉,听了墨羽的话便安下心来,却是装作依旧有些生气地撇过头,顺势转向谢不黑,然后对着谢不黑挤眉弄眼,嘴角含笑,其实苏流澈一点也不生气,只是想气气谢不黑罢了。

看到苏流澈得意的笑,谢不黑瞬间不淡定了,但是墨羽没有看到啊!他总不能对墨羽说,你家男人对我三笑留情,绝对不是什么好玩意,快些甩了他,跟我吧,是故谢不黑虽然气极却又无可奈何。

看到谢不黑憋屈的样子,苏流澈则是更加得意的笑,以致笑的肚子都疼起来,捂住肚子憋笑的时候,却被墨羽发现,然后挨了墨羽一顿训斥,只能收敛神色开始讨好墨羽了。

四人有欢有笑,丝毫没有将禹独鸣放在眼里,姬枫虽想搭理一下禹独鸣,他本意也想询问一下洪禹族的来历,然后好说些客套话,谁知几人却没心没肺地调笑。

不过姬枫却没有打断他们,因为这样的欢乐在修真界着实是不多的,总想多体味一刻,一息也好,与之相比,禹独鸣的确不算什么重要的东西了。

大人受辱便是下人受辱,禹独鸣可是从未见过有人如此对待主人,恨不得从上来教训姬枫等人一番,禹独鸣的脸色也并不好看,气地挥袖转过身去。

看到此时禹独鸣吃瘪的神情,不远处的穆停雨却是率先笑了起来,接着甚至连不常笑的赵平风也跟着笑。

“洪禹族可不是小族,比御兽宗这样的大宗门还要大的多。”枯骨道人对姬枫等人很有些无奈,这样嬉笑着便得罪了一个大族的人物,而且地位还不低,想当年自己修行的路上哪里不是战战兢兢,时刻担心是否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不过细细想来,姬枫数人如此自在行事,方对得起自己修仙之路,修真者若是担惊受怕,与俗世受饥寒之苦,生离死别之恨的凡人何异,不过也得有些实力,否则如此作为,便是取死之道。

“他们族群也是上古族群,存在的时间不可计数,关于他们来历的传闻却是不小。传说羿君射下九阳之后,九阳之血染在大地之上,便有了这个族群,他们也自称是神的后人,因为他们身上有神的血脉。

因为是羿君射下九阳,而羿君是羲和宗两位开宗祖师羲、和的师弟,同属尧帝仙尊的得意门生,渊源颇深,是故洪禹族一直与羲和宗的关系都不好,交战之事时而有之。”

难怪禹独鸣一直要对付羲和宗,不停找赵平风的麻烦,原来有这般缘由,而且禹独鸣手下三人与独孤寂交战之时,自己体内的紫华隐隐有感应,莫非这与他们洪禹族的血脉有关系,毕竟紫华也是金乌所生。

“洪禹族是能够和羲和宗相提并论的庞然大物,绝对不能小觑。因为他们自认是神血后人,所以他们族中最重视的便是血脉,连衣物也有等阶之分。

铜、银、金、紫金、紫、白、黑,共七阶,一阶之差,待遇却是千差地别,不过等阶也不是固定的,因为血脉会不断觉醒,据说当年洪禹族的最强者洪蒙便是由铜阶一直觉醒上去的。

自洪蒙之后,洪禹族中安排每个等阶都要安排下一等阶的三人跟随,他们虽为一些下人之事,但也是为了让这些人追随强者更易觉醒,这禹独鸣年级轻轻便有紫金的血脉,前途不可限量,便是那追随的三人也不可轻视。

而且禹独鸣被赐予族姓‘洪’‘禹’中的‘禹’姓,可见族中对他是如何看重了,这次你们行事有些鲁莽了。”

枯骨道人最后有些埋怨道,但却是语重心长,温和地像在教导后人,姬枫便也不好顶嘴,不过禹独鸣的身份也是超出姬枫的预料,所幸洪禹族与羲和宗势不两立,若是他与赵平风联手,姬枫几人便要商量逃跑事宜了。

姬枫几人也不再管禹独鸣,谢不黑依旧去寻藏魄归魂珠,姬枫原本有些担心谢不黑见到赵平风便会上去拼个你死我活,毕竟上次他们可是结下大仇了,但是这次谢不黑的心思似乎全不在赵平风身上,却在苏流澈这,倒也免下了不少事。

姬枫与苏流澈和墨羽则是悠闲地听残魄之中留存的声音,这些残魄留的多是潮音,听之心胸开阔,亦有数枚留存着极强的怨恨之音,这怨恨不可谓不深,时间流逝都不能让这残魄介怀,听了其中的声音便似百鬼哭嚎,三人都惊出一身冷汗,不敢再试。

很久之后,姬枫才知道,这世上能让人发疯的,让人至死不忘的,是仇恨啊!

海上寻找藏魄留音珠的人无数,但是频频得手的只有谢不黑,这寻找的速度实在让人眼红,不过见识过谢不黑的实力,倒也没有人敢再来挑衅。

禹独鸣、赵平风等人虽然也诧异谢不黑寻找的速度,但是赵平风可是曾见过谢不黑的五彩萤奕石的,谢不黑身上也许还有其他探寻的法宝便也不难解释了。

时间渐久,终有些人靠近谢不黑,他们倒不是存着强抢的心思,而是认为既然谢不黑在的地方都能找到藏魄留音珠,那么跟着谢不黑自然能找到更多的珠子。

他们所想的倒是不错,不过谢不黑能感应出每颗藏魄留音珠的位置,都能径直准确地找到珠子,而非在一块区域探寻,所以他人即使跟着谢不黑也不能抢先找到藏魄留音珠,这也可见谢不黑的天赋是多么逆天了。

但是随着谢不黑找到的珠子越多,跟着谢不黑的人也越多,人都聚在一块好不热闹,谢不黑倒也没有赶人。因为墨羽三人笑着看他们,仿佛在看一群蚂蚁寻食,即使墨羽喜欢的是苏流澈,谢不黑也愿意让她开心。

突然这群蚂蚁仿佛遇到了什么怪物,突然散乱起来,原本黑压压的一片瞬间被冲散了不少,只因一名剑修也加入了跟随谢不黑的队伍。

独孤寂加入其中只一瞬,便让其他修士好一阵慌乱。他们见识过独孤寂的实力,“风起羽斩”何等洒脱,连禹独鸣的三个手下都被击退,禹独鸣也不得不平等视之,可见其威。

这些人以为孤独寂也是来抢藏魄留音珠的,那么谢不黑的实力即使不弱,但也未必是剑修的对手,两人一旦相争,想必会殃及他们这些池鱼。

不过姬枫却知道独孤寂大概不是去抢藏魄留音珠的,倒不是说他不敢抢,剑修行事只在本心,若是本心为恶,抢夺之事自然会发生,可姬枫却不认为一个闲坐窗台看潮起的剑修会如此作为,大概是看他们有趣,也想去尝试一番,剑修可不会在意这行为是否合时宜。

谢不黑对孤独寂也没有高看几分,只是当做跟随着自己寻珠的闲人,他一直如此,无论对手强弱,自己不在意的,皆是无视。

不过谢不黑也吃过轻视的亏,不然也不会中了入血魔咒,姬枫还是有些担心跟随人中是否有入血魔咒的下咒之人,枯骨道人虽然说那人回复需要很长的时日,但是如此疯狂的一个人,如何能以常理度之。

忽然,谢不黑加快了度,在海面数个急转,身法也开始运转起来,一脚踏在海面之上,数息之后方才在海面上溅起数丈大的浪花,修士也纷纷被甩下,依然跟随的人寥寥可数,独孤寂赫然在列。

姬枫和苏流澈悚然而立,对视一眼,眼中满是担忧,以他们对谢不黑的了解,知道他此举自然不是为了甩下其他人,怕是真的碰上什么麻烦!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新书推荐: 香满茶园 希腊神话战神 在霍格沃茨的时光 与人外邪神组队之后 穿越之名门商女 奇侦异案 俗人成长记 挽仙歌 御莲 乱世刺客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