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泰文学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言情 > 挽仙歌 > 第一百四十七章 地葬归魂鳐

第一百四十七章 地葬归魂鳐(1 / 1)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好书推荐: 香满茶园 希腊神话战神 在霍格沃茨的时光 与人外邪神组队之后 穿越之名门商女 奇侦异案 俗人成长记 挽仙歌 御莲 乱世刺客行

笔趣阁 最快更新挽仙歌 !

地藏归魂鳐

姬枫和苏流澈朝着谢不黑所在疾飞而去,脸色阴沉如水,姬枫已然将紫辰剑抽出,其上紫华之气熊熊燃烧,晃晃然如游凤,好一把燃烧之剑。

以剑修独孤寂对剑的品赏,紫辰剑似乎是不登大雅之堂的,除去剑的材质有些特殊,难以分辨外,剑刃不见凶,剑身不见霸,剑柄不见稳,实在有些普通,但是此时他却见到这柄剑上澎湃着必杀的决心,此剑已然有了魂,这是燃魂之剑!

姬枫这人,很危险,他在望江楼上第一眼见到的时候便如此觉得,没寻出多少端倪,只是直觉。

此刻姬枫和苏流澈此般心急火燎似乎不是为自己而来,不过独孤寂还是停下了脚步,不再跟随谢不黑急行。倒不是畏惧姬枫,独孤寂只是抱着一种能避则避的心态,这样的心思对独孤寂而言确实不多见。

苏流澈紧凝眉,靛青滚边的长袍翻卷如浪,周身的水灵力运转如飞。踏过之处,海水瞬间凝结成冰,交错出尖锐的冰牙,过后,又随即化成水来,海水仿佛有了灵性,带着一股萧飒之气宛如觐见君王,皇过处,唯有拜服。

外人看不出什么,赵平风身旁的陈通脸色却很复杂,阴沉的要滴出水来,两颚紧合,嘴角勾勒出虬结的肌肉,牙齿发出“咯、咯”的声响,如是,坚持了片刻,最后却无奈放弃,眼神也随即黯淡下来。

陈通乃是水元体质,与水灵力亲和的能力无人能比,可与苏流澈一比却颓然败下阵来,因为他再与水灵力亲和,也只能化为水,融入水,却不能如水之皇,见之生畏。

赵平风斜着瞥了陈通一眼,默了须臾,看到陈通的眼神彻底灰暗下来,才放声低喝:“战斗是堵上性命的,面对的即使是皇,也要血溅五步,怎容他安然离去!”

陈通身子猛地一顿,低头思索片刻,再抬头时,眼中神光已经再次亮了起来,恭敬地对大师兄道一声“诺。”

因谢不黑所行之路曲折回环,姬枫和苏流澈倒也追了上来,如今跟上谢不黑的只有他们两人,其他的修士都跟着独孤仙尊停下了脚步,这些修士见姬枫、苏流澈气势汹汹欲杀人,都不敢紧随,免得遭受无妄之灾。

遽然,谢不黑身上的黑纹霎时浮出,披盔束甲般如临战场,谢不黑两眼死死盯着地面,什么也没说直接一个猛子扎入海中,速度之快,简直骇人。

只须臾,谢不黑入海之处凭空卷起滔天大浪,更引动四周海水汹涌成墙,此处海面浪潮之猛烈胜过其他地方数倍,端的异常,可见谢不黑在海下,动作之凶猛。

姬枫和苏流澈赶到谢不黑下潜的海面,对视一眼,眼中都有些决绝之色,苏流澈双目一寒,收敛神色,指尖倏忽便缭绕着数道蓝莹莹的水灵力,不多言语,猛地一掌拍在海面之上。

缠绕苏流澈指尖的散发寒意的水灵力顿时四散离去,游龙惊凤般,瞬间潜隐到了海面下各个角落。

此时的大海仿佛是苏流澈身体的延伸,彻骨的寒意瞬时便传出数里之外,这速度比之前寻找藏魄留音珠驱使水的速度快了数倍不止。道道冰丝凝结而来,整个海面也都平静了下来,原本狂暴不安的巨兽被驯服了。

一息之后,苏流澈遽然色变,猛地离开海面,大手猛地一挥,狰狞地狂吼道:“快走!”

姬枫也不耽搁,瞬间爆退数丈。

此时谢不黑突然从海中冲出,浑身湿淋淋的,衣衫数处破损,破损处的肌肤布满了护体黑纹,这已经是将护体黑纹运转到了极致的状态。

谢不黑的脸色也是铁青,姬枫从未见谢不黑如此落魄,只见他手中还握着一颗珠子,简直让人怀疑是不是藏魄留音珠,因为它足有拳头大小,光彩虽然内敛,依旧逼人!

这时候谢不黑也看见了姬枫、苏流澈,忙抬手让示意他们离开,不过看见谢不黑的瞬间,突然有一股惊人的气机将他们锁定,这气息的庞大简直让三人喘不过气,不消谢不黑示意,也巴不得远远逃离。

此时远处的独寂等人也感受了海面上涌动的不安,只是相隔甚远感受不到那种窒息的气势罢了。

当谢不黑离开海面数丈之后,姬枫低头往海面一瞧,一个巨大的黑影升了上来,蜷曲矢矫,如龙似鱼,又像侍女铜镜中的娇媚的面庞。

姬枫能感受有什么庞然大物正在复苏,此时姬枫内心深处生出一股赶快逃离的心思,不知是对未知的畏惧,还是元神受到的压迫,但是姬枫钉住脚步却不肯再退,因为谢不黑还未彻底逃出来,他的气机一直被牵制着。

此时,姬枫紫辰剑之上的紫芒已经吞吐到了数丈,局势一触即发,突然海面之上翻起一道宽百丈长千丈的白色的浪花,猛然向谢不黑冲来,这水势之疾,姬枫丝毫不怀疑这水能重伤谢不黑。

所谓“激水之极,至于飘石者,势也。”一旦拥有了极致的速度,水能够击穿巨石也是理所当然。

苏流澈瞬间出手,口中的咒语还未响起,手指翻飞,已然结下数个手印,千丈之内,凭空飘雪,势不可当的浪花竟然硬生生地静止在水上。

原来,苏流澈解下手印的一瞬,这些奔腾如野马的浪花竟然霎时勒缰,凝结成冰,这由极动转化为极静的一瞬,不远的修士根本无法承受,心头便似堵了一口气般。

茫然天地一冰山,如此惊天的手段,闻者之莫不惊骇,但是苏流澈也不好受,七窍之内齐齐流出血来,凝结法印的手掌此时也是颤抖不已,仿佛每动一下手指都困难无比。

姬枫虽然震惊,却不像旁人愣在原地,而是飞速向谢不黑冲去,此时谢不黑情况的依旧比苏流澈糟糕得多,因为那股一直笼罩着他们的气势还没有消失。

“嘭!”在姬枫飞至谢不黑身旁的瞬间,那座冰山破碎开来,不是苏流澈操控的,而是被一股蛮力硬生生撞开的,碎冰块四处乱飞,疾射如箭。

“给我出!”姬枫低喝一声,引动周身紫华,数十只淡紫色的火凤幻化而出,一丝不苟地绕成一个极圆的球形,将姬枫和谢不黑包裹其中,碎冰往往经过火凤便被融化殆尽,但是依旧有两块数十丈的碎冰冲进火凤之中。

姬枫不敢怠慢,身上淡淡的金色涌出,百炼成仙诀已然运转到了极致,至于谢不黑已经是强弩之末,身上的护体黑纹已在崩溃的边缘,维持现状已经是耗费全部心力了。

苏流澈显然知道此时谢不黑的状况不容乐观,平时翻脸争吵却丝毫没有影响到此时的决定,苏流澈强撑着再次凝聚一个法印,谢不黑身前的冰石又幻化为水,这水比之前的千丈的水浪小了太多,凭借此时谢不黑的护体黑纹已然可以轻松抗下。

直到如此,苏流澈方才颓然放下双手,后退数步,他早就达到极限了,到如今,也只是强撑而已。

另一块向姬枫冲来的冰石,苏流澈却没有力气再将之融化,姬枫也只能硬抗,甚至没有多少时间凝诀,也闪避不及,姬枫眼神闪烁,只为找到这冰石之上最脆弱的地方,否则便是姬枫的肉身撞上如此速度的冰石,不死即残。

“哗…”,数十丈的冰石破碎开来,姬枫也被撞出数百丈之远,护住身前的双手此时疼的没有知觉,姬枫一瞬间以为自己的双手已经化为粉碎了,所幸还是扛过去了,原本握在手中的紫辰剑,如见也已经震飞出去,直直地插在一块晶莹的冰石之上。

远处观战的独孤寂微微摇头,对姬枫颇有些不满,因为对于他来说,除非手断了便不能弃剑,剑即吾命,甚至断了手臂也要用嘴咬起剑,方能不负剑之所托,不过姬枫毕竟不是纯粹的剑修,也不能强求什么。

到了此刻,冰下的庞然大物方才露出身形,竟然长达数十丈,一双斗大的巨眼瞪着三人,对视一眼便能将人的魂魄吸取一般,虽然是鱼的模样,但是却没有鱼鳞,皮肤光滑如镜,但是丝毫不必怀疑这层皮肤的防御,因为它刚在撞在数千丈的冰山之上却毫发无伤。

除却这光滑的皮肤最吸引人注意的却是它那对几乎占据大半身体的“翅膀”,扁平的身体,这两扇巨大无比的“翅膀”甚是引人注目,另外那条细长无比有着淡淡光芒的尾巴更让人有一种来自灵魂的威压。

苏流澈看到这怪物,脸色再次大变,原本就已经很差的脸色雪上加霜,姬枫和谢不黑认不得这荒兽,他却是认得,这兽名为“地葬归魂鳐”。

荒兽之中有五帝,姬枫上次与赵平风打斗时候赵平风使出的喋风蝠便是五帝之一“羽帝”的奴隶,而这地葬归魂鳐便是另外“商皇”的手下。

地葬归魂鳐的名号来源于它对魂魄的偏好,许多地方的人都有海葬的习俗,希冀着亲人的灵魂能够在无边无际的海中得到解脱,但其实人们葬在海上的尸身往往是落在地藏归魂鳐的口中,只是世人不知道罢了。

它们对魂魄有着偏爱,它们细长的尾巴之中往往深藏着零散的魂魄,因为这样的特性,往往对其他修士的元神有压制的作用。

可一般的地葬归魂鳐往往没有筑基的实力,因为它们只是吞噬逝去的脆弱的魂魄,对修为的提升不大,但是且看这条地葬归魂鳐霸道地不可一世,还有筑基巅峰的修为,甚至连离结丹期也只一步之遥,这地藏归魂鳐要么是变异了,要么是有什么奇遇。

姬枫三人在空中成犄角之势力对峙着这地葬归魂鳐,地葬归魂鳐也盯着他们,不过似乎并不在意三人,而是一直盯着谢不黑手上那颗拳头大小的藏魄留音珠。

谢不黑方才疯魔般潜入水中大概就是去夺这东西,也难怪谢不黑在海面飞速移动,应该便是追这地葬归魂鳐,不过这藏魄留音珠似乎是这荒兽的。

谢不黑突然将这颗藏魄留音珠抛给了姬枫,如今两方僵持着,有关这颗珠子的一举一动都危险之极,姬枫不知道谢不黑是为什么将藏魄留音珠抛给他,但是还是将之接下了。谢不黑抛出这珠子脸色瞬间好了几分,然后向姬枫传音道:“给你,我握着这珠子,头疼的厉害。”

姬枫以为谢不黑的脸色如此之差是因为被地葬归魂鳐追杀的缘故,原来还有这颗珠子的原因,不过姬枫握住这颗珠子后,却没有头疼的感觉,反而有一种温润之感,似乎还在隐隐呼唤着他去探寻,不过显然不是探寻这珠子的好时候,这地葬归魂鳐可是看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呢。

(求收藏,求推荐,求纠错字)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新书推荐: 香满茶园 希腊神话战神 在霍格沃茨的时光 与人外邪神组队之后 穿越之名门商女 奇侦异案 俗人成长记 挽仙歌 御莲 乱世刺客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