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泰文学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言情 > 挽仙歌 > 第八十四章 步入八阶

第八十四章 步入八阶(1 / 1)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好书推荐: 香满茶园 希腊神话战神 在霍格沃茨的时光 与人外邪神组队之后 穿越之名门商女 奇侦异案 俗人成长记 挽仙歌 御莲 乱世刺客行

笔趣阁 最快更新挽仙歌 !

第二日,姬枫停止打坐,走出房屋修炼紫华之气,昨日风言墨的一番话,他有所感悟。

看着远处的朝阳,日将跃未跃,霞光浅隐,寒气肆虐,姬枫感受着紫华之气,想着昨日风言墨提起的传说,眼前所见之日突然幻化成一三足金乌,立于高空悲鸣,如泣血,其悲也真,其伤也切,仿佛天地都为之哀恸。

“那是在哀悼它逝去的九个兄弟吧。”姬枫轻声感叹。

这样的极烈中却藏着极寒,如今的姬枫无法理解,却能依样画葫芦,上次受内伤体内积累的阴郁之气与极烈的紫华之气也似乎神奇的融合一起,并借此势瞬间疏通了经脉,体内灵力大涨,姬枫大喜,自己修为已是晋入凝气八阶。

姬枫在凝气七阶已经停留了四年有余了,修炼之事并未完全放下,厚积薄发,踏入八阶也是顺理成章。

初入八阶,姬枫脑海中有了瞬间的清明,此时极烈与极寒相合的感触未消,姬枫进入了一种奇特的境界,周围几丈内变得无比清晰,细致入微。

姬枫忽然发觉有人在背后看着他,回头望去,隔着窗户只见风言墨正静静地看着他,风言墨眼中的讶色一闪而过,传声道:“你在找人么,一个或许并不认识的人?”

姬枫仍旧是摇摇头。

姬枫现在终于确定风言墨不是普通的人,而且修为远在自己之上,不过对自己和百里归尘似乎没有恶意,此事两人都没有点破,三人厮混依旧。

不过姬枫却做了一个决定,决定教百里归尘修真的法门,虽然门内万般叮嘱功法不可外传,一旦外传便是大罪,不过姬枫知道什么东西对自己更紧要。

当初在名剑门比试,百里归尘提着苍龙牙尽败三门弟子只为让自己进入东华门的时候,姬枫就知道百里归尘会是他这辈子最好的朋友了。

一旦教会百里归尘修真之术,既能防身,又可破去其仙弃子的传言,这对百里归尘是何等的重要。姬枫一直在犹豫,直到今日看见风言墨此等高手潜藏在百里归尘身旁时才终于下了这个决断。

百里归尘知道了之后心情何等激动,一如十年前初入东华门的姬枫。姬枫还将苍龙牙归还给了百里归尘,并且在苍龙牙刻下了“火之道纹”,姬枫刻下的是自己从残纹玉璜内看见的那副并非极静的火之道纹,如今苍龙牙也算物归原主了。

看到苍龙牙的时候,风言墨竟然一把夺过,细细看了好几眼,向姬枫询问道:

“这‘火之道纹’是如何来的。”

“我自己临摹的。”

“哦!”风言墨不由得多看了姬枫两眼,然后正经道:“你很有想法,跟我学算命吧。”

“滚!”

风言墨眯缝着一只眼睛,捂了捂耳朵,说:“我说的是真的,至道九天纹它虽是天下至静之纹,其实也是动的,而这动便是我御氏一脉推演的法门,你这‘火之道纹’已得八分神髓,学习推演之术事半功倍。”

看风言墨说的很有道理的样子,姬枫竟也无言以对。

反倒是百里归尘知姬枫是仙师,却不知风言墨并非普通人,听闻一个江湖术士想教修真者,便冷嘲道:

“让你帮我算命算不出便罢了,叫你算姬枫的命也推脱到如今,大概也是算不出来吧,而且你酒品也糟糕,每次喝醉酒就抱着我,如今店小二都传我有龙阳之好了”

风言墨老脸一红“你们两个奇葩命哪有那么容易算,强行推演我可是要折寿的。还有,明明就是你喝醉了抱住我,竟敢诬陷我,我可没有断袖之癖,不信你问姬枫。”

姬枫无语,看着两位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也是颇为为难,哪一边都不好得罪,只能道“我看你们都挺主动的…”

结果两人对视一眼,微微点头。姬疯瞬间觉得背后一寒,微觉不妙。果然,风言墨上下打量了姬枫一眼,冷笑连连,“归尘兄,你看姬枫气质出尘,不知是否有女子会相中?”

百里归尘不假思索“这倒好办,纵是女子看不上,好男风的修士大概会很中意吧!”

这一青年一中年片刻之前还争锋相对,转眼又称兄道弟,姬枫唯有默然以对。

……

百里归尘跟随着姬枫学习紫华成脉,只一个早晨便感悟到了紫华之气,要知道此处并非东华门顶峰,紫气极其淡薄,而且百里归尘早已过了修炼最适宜的年纪,依旧这般神速,实在出人意料。

尤其是姬枫教会其《炼阳化虚诀》之后,百里归尘的修为更是日进千里,姬枫甚至怀疑是不是这功法专门为他创的,姬枫脑海中更是不可遏制地想起那左眼为日右眼为月的神秘男子,世间莫非真有轮回么?!

风言墨教姬枫的则是推衍之术一,说起这个,风言墨瞬间严肃起来,老脸一板,像个老学究,“列星随旋,日月递照,四时代御,阴阳大化,推衍之术,就是堪天之机。

这世上之事皆是并生,并无独立,欲究人事,需穷天命,你想算一个人的将来,便需要算计他身边的所有东西,丝毫偏差,结果便相去甚远,而其中的计算之法便是精髓!

你知道现如今天下留存的至道九天纹还有几块么?”

“六块,金、木、水、火、土、风。”

“然,可实际修真者中广为流传的却是七块,其中一块‘雷之道纹’便是推演出来的。只不过虽然有人推演出来,可这道文却有千种模样,却无人能够画出真正的‘雷之道纹’罢了。”

“没人推演出剩下两块道纹么?”

“也不尽然,当初祖师爷端木御使的九九八十一御氏算筹法便应该对剩下的两块道纹有了自己的见解。否则以御氏算筹法中的一一对应的封爻法门达到七七四十九便难以为继了。

今日先教你道纹对应的封爻,其中金对艮,木对兑,土对圭,水对坎,风对巽,雷对震……”

姬枫远没有百里归尘学的那么快,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觉得,因为风言墨时常敲着他的头呵斥道:“怎么学的这么慢?你的想法呢,还不如去学做菜”之类云云。

姬枫经历了一些事,性子虽然消磨了许多,在风言墨这么说下来面子也觉得挂不住。好歹每次风言墨训斥的时候,总有百里归尘顶嘴,毕竟训斥自己的老师,他面子也挂不住,两人联起手来,风言墨就颇为无奈。

姬枫还好,百里归尘说的话却毫无条理,更妄论如何应对了,每每百里归尘词穷之时,只道:“你酒后无酒品,你每次都要抱住我睡。”姬枫这时也不语,唯有默默点头再在点头。

三人插科打诨,修炼之事也不曾落下,时间已是一年之后,百里景业见姬枫与百里归尘终日混在一起,再次决定让百里归尘参加东华门,此时正是动身之时。

这一年来,百里归尘修炼《炼阳化虚诀》,修为已至凝气七阶巅峰,随时可能突破,要知姬枫如今才八阶巅峰。

看到百里归尘的修炼速度,姬枫颇有些不忿,这修炼速度还是人么,自己辛苦十年之功不过百里归尘一年之力,而且这一年之中百里归尘有一半时间都是和风言墨吵架饮酒中度过的。

最难是别离时,当百里归尘说要前往东华门的时候风言墨也说自己也要走了,“我在凌水城已经等了好些年了,既然等不到我要等的人,我也要去下一个地方了。”

百里归尘挖苦道:“姬枫你看吧,他推演了这么久,结果还是没有等到他要等的人,学艺不精,你学了这么久大概也没有学到什么吧!”

风言墨难得没有顶嘴,“端木御都不敢说自己算无遗策,何况我呢,凌水城是个不错的城,水很清,夜很深,真有些舍不得。

对了,姬枫你现在大概已经掌握了二二四御氏算筹法了吧,我的这些算筹就送给你了,这六十四根算筹...咦,怎么少了一根?”

百里归尘有些不好意思“你忘了,上次我请你们吃临远城运来的狍子肉,不是粘牙么,然后我就……你懂得。但是这些并非关键,关键的是那些饭菜全是我请客!”

虽然百里归尘很想说得理直气壮,不过显然越是说到后面越是有气无力。风言墨很想上去给他一下,不过左手还是死命地扯住了右手,然后从头上拿下那根粗糙不平的白簪,“这支凑给你吧。”

姬枫接过发现这白簪竟是一支算筹,上边镂空雕刻着云纹,还有不知名的妖兽,栩栩如生,算筹本就纤细,加之镂空,似乎轻易便能折断,这支算筹竟然跟姬枫在天坛中拾起月清空掉落的那根算凑有些相似,只是算筹上刻着的妖兽有些诧异罢了。

风言墨看出姬枫的惊诧,以为姬枫是担忧这白簪会折断,便笑道“现在的你就是全力也折不断,还有你现在只能演算二二四御氏算筹法,不知道这算筹什么时候用的上。”

姬枫点点头,三人就静静的坐着,一夜无话。

百里归尘成为修真者之后,心态有了很大的变化,知道以后在门派修炼也许会无比漫长,离期将近便越发舍不得家人,对其母叶氏也宽容许多,而叶氏知道百里归尘竟然能踏入仙门,并非仙弃子之后,母子也尽释前嫌。

冬日雪霁,姬枫将二人送至城门口,两人便告别赶路了,两人相伴倒是不无聊,赶了半个多月的路,离东华门已是不远,此时风言墨又算了一次,对百里归尘严肃道:“以后离姬枫远点,如果他能活下来的话。”

百里归尘看风言墨的样子不似玩笑,大惊,“你不是说算不出么,姬枫难道有什么危难,又为什么要远离他?”

“太阴命数乃不详之人,最好离得远些。不过太阴既出,太阳亦不远矣。”风言墨这半句话似是解释,后半句则似乎是说与自己听的,

“你既然都算出来了,为何不去救他,我们不是朋友么?”

“若不将他当作朋友,我怎会教他推演之术,让他学会如何趋吉避祸。如今天下有人使了遮天之术,天机大变,变数太多,我连自己要找的人都找不到,还能多做些什么...你若要救姬枫,不妨早日到东华门告知此事。”

“什么事?”

“百里归尘,记住我的话好自为之罢,也许我们还有相见的机会。”话毕,风言墨瞬间消失在百里归尘的眼前,放眼远望,山野接天,再无他的痕迹。

百里归尘心中惊骇,顾不得风言墨这似是瞬移的神通,便马不停蹄地往东华门赶。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新书推荐: 香满茶园 希腊神话战神 在霍格沃茨的时光 与人外邪神组队之后 穿越之名门商女 奇侦异案 俗人成长记 挽仙歌 御莲 乱世刺客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