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泰文学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言情 > 挽仙歌 > 第七十五章 灭世怒火

第七十五章 灭世怒火(1 / 1)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好书推荐: 香满茶园 希腊神话战神 在霍格沃茨的时光 与人外邪神组队之后 穿越之名门商女 奇侦异案 俗人成长记 挽仙歌 御莲 乱世刺客行

笔趣阁 最快更新挽仙歌 !

姬枫牵着稍显瘦弱的老马追影来到邺城。

邺城还是如此,灰暗一成不变,没有晚临秋的日子,更是单调得乏味。

走进孟离君的府邸,姬枫瞧见了以沈林为首的四鬼众,他们也瞧见了自己,前来欢迎,抱拳一笑。

“姬枫,你还真从极北之地走出来了呀!?”

姬枫欠身,道:“侥幸而已。”

沈林摇头,眼中的赞赏浮现,又有些疑惑,“我家孟公子从未看错过人!你中‘梦死’迷药,却登高椅,睥睨天下,当真了不得,只是你这一趟一去就是六年,让人好等啊。”

“的确有些事耽搁了。”

沈林其实已经细细打量过姬枫了,与六年前相比,姬枫容貌并无多大变化,但是自己却完全看不透了,再也不是那个凶悍的孩子了,血性都已深藏,是故沈林也不敢深问。

“对了,孟离君在否?我还有事向他述说。”

“孟离君云游天下去了,他一直都是如此,天南地北只要有路,他就去得。”

“原来如此。那么请代为转告,他要我找的女孩我已经找到了,现在东华门。”

四鬼众面面相觑,听到“东华门”三字眼中满是惊疑,过了一会儿才道:“好的。”

姬枫也不久留,转身便离开了孟离君的府邸。走在邺城中路过一座酒楼的时候,姬枫看见了一个熟人,耿鬼王。

这耿鬼王伏于酒桌之上,酒瓶倾倒,上好的青木烧从瓶口流出,沾湿了耿鬼王的衣角,耿鬼王浑然不觉,口中低语不清,如同梦呓,店中小二瞧见了无奈叹气却不敢上前。

姬枫走到桌前,将耿鬼王看清了,当初不可一世地耿鬼王如今落拓得像是深陷囹圄的犯人。脸庞呈现一种不健康的消瘦,眼眶深陷,两眼浑浊不堪,原本修长的双臂如今只称得上骨瘦如柴,似乎连酒瓶也抓不稳了,这样的人怎么会是如今邺城的鬼中之王耿鬼王呢?

耿鬼王被姬枫挡了光线,原本就要破口大骂,迟钝地抬头后却发现是姬枫。

霎时,耿鬼王的眼中闪现出一丝光彩。这样的光彩不似九天之上的星辰,难以掩盖,而是破落茅屋中的黯淡烛光,脆弱不堪,这是乞丐眼中才有的神光,仿佛在追逐一种叫做救命稻草的东西,如此,才能让自己不至于彻底堕落。

“姬枫…”耿鬼王隐有哭腔,闻者莫不心酸。姬枫与耿鬼王并不熟识,甚至还有一些小的过节,但是这耿鬼王却似乎将自己当做亲友一般,姬枫不解,静等下文。

“萧毅大哥死了,他死了啊!”耿鬼王放声大哭,七尺男儿哭得像一个孩童。

这个消息像是一道惊雷,直接打在姬枫脑海里,痛楚迅疾宛如电光雷霆撕裂黑暗一般,只刹那,便充斥姬枫整个脑海,姬枫只觉得脑海疼得仿佛要炸开。

姬枫两眼怒张,瞬间移步到了耿鬼王的身前,这样的速度连影刺之击第五层“血现”也达不到。姬枫两手死死箍住耿鬼王的肩膀,声音干涩无比,一字一顿道:“你是说哪个萧毅?”

耿鬼王感觉自己的肩胛骨已经被挤断了,不过有一种更为强大的悲痛压过了这种断骨的痛楚,对着姬枫颤声道:“你的师傅萧毅啊!”

“簌簌!”酒楼中不少人猛地起身,他们都是邺城中了不得的影刺,但是却被一个少年的气势压得透不过气,虽然这个少年的气势并不是针对他们的,可依旧还是太可怕了。

耿鬼王以为姬枫会大发雷霆,甚至是癫狂,但是姬枫没有,甚至连刚才汹涌而来的气势都消逝了,仿佛他刚才说出的萧毅是什么与姬枫不相干的人物。

众人刚刚松了一口气,以为不用被那股悚人的气势压制了,但是下一瞬却有一股痛彻心扉的悲痛涌上心头,毫无征兆的,无法抑制的,直击心底,他们并不悲痛,却无法不被这悲痛感染。

姬枫无声走到窗前,凭窗远眺,众人惊疑,不敢噤声。

过了一会儿,姬枫依旧站在窗前,一言不发,那种悲痛的气氛似乎也已消散,但是若有人瞧见姬枫的眼睛,便会发现。

姬枫的眼中的黑瞳没有一丝焦点,黑瞳仿若墨点晕开,并慢慢沉淀下来,仔细瞧去这毫无规则的墨水像是一团火,一团冷寂的野火,燃起了就不熄灭的野火!

它在灼烧姬枫的绝望,一个人若是连绝望都无法支撑,那么这个人只有癫狂了!

姬枫眼中虽然映衬着广厦万千,但是眼底的火燃起的那一刹,已然付之一炬,如今姬枫的眼中什么都不剩了。

饮雪点火,天之将倾!

后世都这样评述,是俗世的饮雪士萧毅点燃了姬枫心底的火,第一次点起了他的勇气,第二次点起了他的愤怒……勇者,四野拜服,怒者,火烧八荒,两者兼而有之,天之将倾兮。

萧毅以为他当初救了一头狮子,以后会雄踞天下的狮子,其实啊,他放出了一只恶鬼,将来会屠戮众生的恶鬼!

姬枫阖眼,半瞬,再睁开,眼中神色与众人无异。

“谁杀的?”嗓音平静,近乎问候。

“国…师……月清空”

姬枫兀自下的楼来,不曾再言语,连追影也不曾牵,径直往城外走去,速度极快,片刻已经不见踪影。

出云国国都,云华城。

暮色苍茫,飘雪纷临。

城门戒备森严,不过姬枫闪身轻易便走进城内,戍守的将士根本看不清眼前的变化。姬枫此时满是风尘,从邺城到云华城,在姬枫不停歇的奔驰下,只费了三日时间。

城内全副武装的将士来回奔走,雪地被轧出一条条脏乱的道路。城内颇有些混乱,不时有士兵的呵斥声如同梭箭般灌耳而入,让人心慌。

平民窝在家中不敢走出来,姬枫走在屋檐下,不时能听到平民的长吁短叹。

“世道真是乱了。”

“是啊,连开国四国柱中的文家、白家都要被抄家,其他权臣还不人人自危。文家也真是的,竟然连先帝钦赐的‘断月剑’都遗失了,这不是落人话柄么,国师此次也是雷霆手段,下手狠辣,以后再无人能制衡国师了。”

“莫非国师想要篡位?”

“可,可不敢乱说!”

……

姬枫耳朵一动将对话都听了去,这“断月”剑他倒是知道在何处,与文煜、白玥一同埋在极北之地了。

当初姬枫也听闻文煜、白玥进入极北之地是想加入东华门修行然后回来掣肘月清空,不过中道崩殂,为自己所击杀,如今却引火烧身。这些事,姬枫不屑去管,可月清空,必须死!

走向天坛,天坛还是依旧,没有将士戍守,百余丈的天坛无比空旷,屋顶乌灰的玄武岩瓦片撑不住雪,不时有雪块坠落在地面上,发出轻微的声响,但是很清晰。城中许多地方都很嘈杂,但是却无人敢惊扰天坛。

姬枫的眉目有些沉,比这阴天还重。

沿台阶走上天坛的一瞬,便有一窈窕少女趋步近前,似乎早就等候着了,向姬枫道一个万福,柔声道:“姬…”

少女的话嗝在喉头,未说完,便后仰倒在黑曜石面上,鲜血汩汩流出,霎时便流泻一地,其眼圆瞪,瞳孔乱颤,心中恐惧为几何!红颜作白骨,也只一刹间,飞剑贯穿其头颅,急如转弦,声未绝弦已断。

天坛中的少女每一位都是月清空细心挑选的,即使临死也不至于如此惊慌失措,可这少女最后见到的并不是飞剑,而是对上了姬枫的眼睛,望见了姬枫眼底那团烧着绝望的火。

月清空安静坐在天井下,天井上覆着一层月灵轻纱,遮蔽雪花,从轻纱的罅隙中漏出的几丝光彩落在他灰白色的长发上却更显阴沉。月清空的长袖在地面上一抹,将几支白玉算筹收起,才抬头,微笑。

姬枫就安静站在眼前,黑发肆意散开,一柄飞剑环绕在其身旁,剑刃上是猩红的血,不时滴落,滴在铺满了一地暗红腥臭的血泊中,噗通,噗通!贱起一朵朵妖艳的血莲。

月清空瞥了一下姬枫的眼睛,尽管眯缝着双眼,依旧觉得有些冷了,这样的冷会让自己的手脚僵硬,那是死亡的触手,他知道该如何应对。月清空忽地站起身来,继而鼓掌,对着姬枫放声大喝:

“贵宾即来,岂能无乐!”

整个天坛中跪伏着的白衣少女一起直腰,鼓瑟吹笙,奏的是气象万千的迎宾雅乐。丝弦一动,天地间万籁俱寂,连飘雪似乎都为之一滞,沉幕也为之一缓,是时,云华城寂,天下忘机!

姬枫眉头一皱,在雅乐中却做出大煞风景之事。只见姬枫将手伸向背后,慢慢将苍龙牙抽了出来,阴沉道:

“太吵了。”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新书推荐: 香满茶园 希腊神话战神 在霍格沃茨的时光 与人外邪神组队之后 穿越之名门商女 奇侦异案 俗人成长记 挽仙歌 御莲 乱世刺客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