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泰文学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言情 > 挽仙歌 > 第二十章 十个金铢的赌

第二十章 十个金铢的赌(1 / 1)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好书推荐: 香满茶园 希腊神话战神 在霍格沃茨的时光 与人外邪神组队之后 穿越之名门商女 奇侦异案 俗人成长记 挽仙歌 御莲 乱世刺客行

笔趣阁 最快更新挽仙歌 !

姬枫向广桦城走去,倒在地上的荆涵玉慢慢站起身来,咬住牙压住左臂上的血,路上有四个原本挑着担、推着车的‘农夫’忙放下手下的活计,拿出怀中的药跑到荆涵玉的身前,恭敬奉上。

马车上的青衣少年眼中闪过一丝忧虑,随即放下了帘子。可在少年放下帘子后不一会,马车后响起一阵沉重的脚步声,仿佛奔驰而过的高头大马,但是这脚步又有些闷实,并不像马蹄声那么清脆。

这时一个身高八尺壮汉从大路上跑来,此人虎背熊腰,手臂竟然有普通人小腿的粗细,每块肌肉都很厚实,仿佛凸起的山包,有力拔山兮之势,若不是方正的脸稍显稚嫩,无论如何也不会将此人与少年联系起来。

马车中的青衣少年并没有看见来人,但是嘴中却发出一声不屑的冷笑。

姬枫走进广桦城,却发现热闹地不像样,这本是一座安静的小城,可今日却热闹地像过节,每一个角落都有喧哗声,仿佛潜伏地下良久的鼹鼠一朝爬到了地上。

姬枫并不是很喜欢这样的喧闹,但是这样的热闹往往能够让一个人忘记自己有多孤单,姬枫朝名剑门走去,路过了城中的一家赌坊。

广桦城并不盛行赌博,大部分人反而更享受看戏的悠闲,所以城中唯一的赌坊也低调的很,赌坊的大门虽一直是大开的,但是门口向来不热闹,热闹地是赌坊里面,今日赌坊却一反常态,在赌坊门口竖起了九枚三尺长的牌子。

牌子上赫然写着“容晴悠”、“管元盛”、“荆涵玉”、“权蕴寒”、“宗立”……等九人的名字,其中的容晴悠、管元盛姬枫是认识的,只见他们的名字下面竟然还写着,一赔二、一赔九。

姬枫不知道这是干什么,只觉得与今天前往广桦城的人数反常得多与之有关,在转过几条大街长巷后,姬枫来到城东较为僻静的名剑门。

一走进门派之中,姬枫发现竟然是门主在例训,不过今日的训斥与往日有些不同,所有的剑师都站在门主的手下,脸色都是少有的肃然,姬枫看见萧毅也在其中,脸色与其说是肃然,倒不如说是阴沉。

看到姬枫走来,门主荀承允眼中有一丝不满,却没有多说只让姬枫到自己的位置站好,姬枫本以为又要受罚,却不知今天门主似乎分外宽容,不过门主的宽容,却让其他弟子分外眼红。

姬枫回首看去,管元盛狠狠地盯着自己,仿佛是咬牙切齿的恨,萧毅师傅教训管元盛之后,他收敛许多,今日似乎有些反常,姬枫回以冷笑,管元盛收拾脸色,转开目光,但是阴鸷仍在。站在管元盛旁边百里归海的眼神则是有些飘忽,善恶难明。

“…这是名剑门数十年以来的盛世,仙师将要驾临广桦城挑选弟子,你们务必尽力,以求得到仙师看重,这次仙师是在三城的弟子中一并挑选的,切勿给名剑门丢脸。”

姬枫恍然,难怪广桦城热闹异常,原来是有仙师要来,前来广桦城的少年激增也是因为仙师要在名剑门挑选弟子。不过此时姬枫对仙师却没有以前的敬意了,自从见到了那只通天大爪之后,已经彻底颠覆了姬枫心中的世界。

荀承允门主的话仅说到此,并不再说,剩下的应是让各自的师傅相告罢,姬枫跟着萧毅回去,两人都没有说话,萧毅最近脸上一直没有笑意,似乎变了一个人,这五日过去,也没有变回原来的样子。

“姬枫,这次的事很重要,我要交代你一些东西。”萧毅的脸色有些严肃,萧毅自顾自说着,这点倒没有变,

“一个人想按自己喜欢的方式生活并不容易,因为没有一个人能做到彻底的自在,我喜欢广桦城安静的生活,但是有时想安静地活几年,你甚至需要付出一生的喧嚣。

我不知道我现在说的你能不能听懂,但是这样的时间实在是不多了,你便是不懂也要记下来,背下来。”

姬枫从来没有看见萧毅如此正经地看着自己,郑重地像是在交代后事,姬枫看着萧毅的眼睛点点头,他的确没有明白萧毅的话,姬枫对现在的生活已经很满意了,不希望变化。

“一个人能保护的人很少,无论是你拥有天下至高的武力,还是天下间最大权势,勇武王最后不也是保不了一个离归墟么。我以前只想保护两个人,其中一个死了,另外一个现在我也保护不了。

最近四城门派要比试,仙师会挑出最好的弟子,然后进入仙门。人没有真正的自在,不能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但是仙人也许会有。

如果你能加入仙门,也就是东华门…”

“东华门?”姬枫震惊。

“你知道东华门?”萧毅微微有些惊讶,姬枫知道的比他想的要多些。

姬枫摇头,这次回来他本就是想向萧毅询问,不料竟然这仙师与东华门有关。

“俗世之中虽然没有东华门的消息,但其实到处都有东华门的影子,只是他们不屑与俗世之人有过多交集。

他们在每个城中都设下明远寺和类似名剑门的门派,战争之时即使发生屠城之惨事也不敢动明远寺分毫,便是因为明远寺的身后有东华门,仙师的手段不是凡人能够揣度的,灭旧国建新城,对他们不过举手之劳。

出云国的国都云华城,原名云城,是勇武王建国之后改名的,背后也有东华门的影子…”

“我要进入东华门。”姬枫轻声道。

萧毅再次惊讶,姬枫的声音不重,但是很坚定,似乎不容否定。这是姬枫第一次如此勇敢地决定,萧毅突然笑了,沉了这么久的脸第一次笑了。

“你既然决定了,我便说些这次比试的规矩,这次仙师只会从四城的弟子选一个弟子,而这些弟子都是在各城的大派中选的,因为这些门派才是东华门的势力,如果不是门派里的人想要加入,也可以,不过要打败门派中的弟子。

比试是门派的对抗,每个门派都会派出七个弟子,是擂台战,站在最后的人,便是仙师挑选的弟子,名剑门和明远寺不同,明远寺为东华门挑选天赋绝佳、仙缘厚重的弟子,名剑门之流的门派则是为东华门挑选意志坚强的人。”

听了萧毅的话,姬枫眉头皱起,这样的擂台战是很不公平的,排在前面的弟子几乎不可能战到最后,不仅因为体力会有所下降,也容易被人找出破绽,而排在后面出手的弟子,胜算则要大很多。

显然是看出了姬枫的顾虑,萧毅微微摇头,“这门内弟子的排名是门主安排的,平时门主会给我几分面子,但是在这事之上,他不会退让分毫的,这事实在是太重要了,所以只能靠你自己了。”

姬枫晚上偷偷溜出名剑门,跑到百里归尘的住处,百里归尘门口多了两个校尉,不过这也挡不住姬枫,爬上屋檐,几次翻腾便溜进百里归尘的家了。

不一会,两个少年从屋檐上一起翻出,矮着身子不一会便窜出老远,两个守门的校尉丝毫没有发现,站在门口的徐老看见出遛的两个少年,轻轻叹了一口气却没有叫住他们。

两人踩着屋顶,起起落落,不一会便蹦到临河的一排青瓦小屋,尽管今天夜里城西几乎彻夜不眠,但是临河的城东依旧安静。

是夜,月光稍收敛,两个少年并排坐在小楼的屋顶,不远处他们弄塌的戏台虽然翻新过却依旧有些不自然,溪水翻出的浪花是夜里唯一的声响。

百里归尘看见戏台破落的模样不禁笑出声,打破了这里的寂静,不一会姬枫也笑出来,当时他们可是背负了城中所有戏迷的骂名。

“广桦城真的很好。”百里归尘轻轻说道。

“恩。”

“这几天你去哪里了?广桦城这几天特别热闹呢。”

“回家了,过两日,东华门要选弟子了。”姬枫说道,压低的嗓音依旧有一种难明的兴奋。

“徐老说了。”

“我一定要加入东华门。”姬枫说得很坚定,他一定要加入东华门,然后探明父母的情况和爷爷的踪迹的。

“东华门应该很美吧?”

“不知道。”

“广桦城也很美的呀。”百里归尘又轻轻地说了一句。

这已经是百里归尘第二次说起广桦城的好了。

姬枫忽然想起百里归尘是‘仙弃子’,一辈子都进不了仙门的,而且他的父亲百里景业被谪迁到此处,是国师亲自下的诏令,这辈子也许就只能在广桦城了,百里归尘是希望自己留下来罢。

姬枫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如果加入东华门就不可能留在广桦城了。自己今天太高兴了,突然知道了东华门去处,发现了自己有办法去找父母和爷爷,便急着找百里归尘分享自己的喜悦,却忘了百里归尘的伤口。

两人就这样安静了下来,都不在说话,安静坐了半晌,百里突然站起来,跳下屋顶,对姬枫大声道:

“跟我来。”

姬枫不知何事,只得匆匆跟上,百里归尘在前面跑的很快,从城东一路跑到城中,直到周围慢慢热闹起来,人声开始喧闹起来,百里归尘才气喘吁吁地停下,这次两人就像上次出逃,逃避校尉一样,一下子就跑了半座城。

姬枫这时才发现,百里归尘带他来的地方竟然就是白天路过的赌坊,只见百里归尘压住呼吸走到门口,猛然敲了赌坊的大门三下。

直到周围所有的人都看了过来,甚至有赌坊的人准备来阻止闹事的时候,百里归尘大声喊道:

“这次比试,我下十个金铢的注,赌姬枫一人会赢,这些牌子上的人通通都会输,只有他能赢!”说着百里归尘掏出十个金铢排在门口的桌子上。

赌徒见了无不震惊,连赌坊的坊主也吓了一跳,广桦城只是小城,通常小赌怡情,铜铢相赌最为常见,银铢出手已经是难得一见的富豪了,一出手就是十个金铢在这样的小城可是难得一见的。

当其他人都看着百里归尘的时候,百里归尘则是看向姬枫,轻轻笑了笑。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新书推荐: 香满茶园 希腊神话战神 在霍格沃茨的时光 与人外邪神组队之后 穿越之名门商女 奇侦异案 俗人成长记 挽仙歌 御莲 乱世刺客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