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泰文学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言情 > 挽仙歌 > 第十章 乱世之君

第十章 乱世之君(1 / 1)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好书推荐: 香满茶园 希腊神话战神 在霍格沃茨的时光 与人外邪神组队之后 穿越之名门商女 奇侦异案 俗人成长记 挽仙歌 御莲 乱世刺客行

笔趣阁 最快更新挽仙歌 !

不似年幼的孩童,在戏台下跑着闹腾着,也不像节俭的老者,自己在台下搬条凳静静坐着,在酒楼中的都是有些闲钱的人,他们倒未必有多喜欢唱戏,反而像是为了热闹而热闹。

酒楼中除了雅间,靠着窗的好座都被人包了场,都是些广桦城的校尉,薄薄的黑铁细丝甲胄穿戴在身上,威风凛凛,比起夜晚去勾栏之所潇洒、酒楼畅饮,看戏的确是廉价的消遣。

这些校尉倒是没有引起姬枫太多的关注,反而是临窗最靠边的一个将士让姬枫有些留意。此人黑色轻甲的装束与其他校尉并无二致,但是细看甲胄上交缠的并不是一般的黑铁丝,而是龙纹卷云丝,乃是一种黑色的合金拉成,唯有纹理可辨出与黑铁的差异。

而且这丝线并不是简单的十字缠绕法,而是用了洛氏回字缠绕的方法,无论是龙纹卷云丝,还是洛氏回字缠绕法,都是雪胤城高深的技艺,这样造出的甲胄,坚韧的程度可不是普通校尉的甲胄能够相提并论的。

这人朝窗外远远地望着,给人一种稳重的感觉,但是眼神却飘忽,仿佛眼之所见根本没有值得他留意的东西。这样的人来看戏,确实是出乎姬枫的意料,他并不像是一个能够安静下来的人。

前台的戏幕拉开,春末的大戏终于展开,迎接它的是众人一声高过一声的欢呼,这样的欢呼发自心底,能感受到它的力道。

戏台上首先出现的是一个白衣花旦,她在屋中坐立不安,随着二胡的声响渐入婉转,雨声淅淅沥沥开始落下,女子的脸色愈急,唯恐夜雨涨秋池,隔了君来路。

这个时候,笙箫夹杂其中,是两匹马蹄声渐渐压过雨声,女子慢慢隐去,一人黑衣,一人白衣两个的少年架马狂奔而来,风雨无阻,两个少年脸色阴沉,不敢稍有松懈。

突然,马蹄慌乱,锣、钵的节奏加入其中,一波紧过一波,五匹战马突然加入其中,这些战马的加入使马蹄声变得慌乱而混杂。随着锣、钵的声响的加快,众人的心也紧绷到极点。

霎时,大鼓轰然鸣响,众人心中紧绷的弦瞬间绷断,五匹马同时向着两个少年冲去,这五匹马上的五人脸上是厚厚的粉饰,凶神恶煞。两个少年与五人瞬间缠斗在一起。

这些戏子的技艺皆是不凡,刀剑翻飞,你来我往,精彩至极,台下的观众毫不吝惜自己的喝彩。两个少年虽不凡,但那五人亦不逊色,时间愈久,少年渐落下风。

这时更是飞来几支暗箭,瞬间打乱了少年的节奏,黑色少年为保护白衣少年,已然被射中了,不过黑衣少年咬牙削了箭尾,依然在战。

姬枫虽然被戏中的精彩所感染,但是对戏的了解的并不多,是个门外汉,倒是百里归尘看的津津有味。

“看的懂么?”看到姬枫迷糊的模样,百里归尘问道。

“不懂。”

“这台戏是‘雨夜离云都’,讲的是我出云国开国君主的故事。”

“殷无墟?”

“恩,讲的是他没有成为国君前的故事。”百里归尘款款道来。

“当初的他还只是云国一个普通的少年,八国乱起的时候,他在云国当了个百夫长。

当时云国与胤国结盟,云国想要依靠胤国的出色的兵器以及能够在冰雪中长奔的啸狼骑,胤国则是想借助云国在八国中最雄厚的军队。当初为了显示结盟的决心,胤国国主将自己的儿子离归荒送到了云国做人质。

殷无墟与离归荒就在云国的国度,相识成了好友,不过后来结盟之事突变,胤国的老国主逝世,离归荒的弟弟继位,决定结束与云国的联盟,而原本应该继任的离归荒被抛弃了。

云国国主恼羞成怒要杀离归荒,殷无墟知道这事便决定私自放离归荒归去,在雨夜匆忙送离归荒归雪胤城,但是离归荒的弟弟早就想将哥哥置于死地,还在路上安排了天下间最好的刺客,邺城‘影刺’级的刺客在途中刺杀。

途中殷无墟为救离归荒身负三箭,身上的伤更是不可胜数,最后才将离归荒送回雪胤城,之前戏台上在苦等的女子便是离归墟的未婚妻。”

“勇武。”姬枫赞叹道。

“恩,殷无墟可是当之无愧的勇武王。

离归墟回到雪胤城之后,夺回了政权,成为了胤国国主,他为了感谢殷无墟,送了他胤国最优秀的三十三位啸狼骑,后来殷无墟就借着这三十三位啸狼骑在云国建立自己的势力,最后不仅一统云国,甚至吞并了其他六国,只剩下胤国。

这十年的征战,三十三位啸狼骑死伤殆尽,殷无墟也建立了自己新的亲信,三十三位金吾卫。当时天下的呼声高涨,要一统天下,殷无墟也不能阻止,带领大军来到雪胤城。

殷无墟带着金吾卫,离归荒带着啸狼骑,两军相对,离归荒叹息道:‘无墟,我不曾想过要对你举起刀,那个雨夜之后,我的命就是你的。但是现在我的身后便是胤城的子民,我不能再退让了。’

殷无墟满脸阴鸷:‘归荒,你本就不是适合带兵的人,太柔弱了,我吞并其他六国的时候,你都不曾动手,你应该知道会有着一天的。’

‘是啊,我早就说过我当不好王的,我是一个只想在云城和朋友安静地过一辈子的人呀,不像无墟的志向那么大。’”

姬枫皱眉:“后来呢。”

“殷无墟斩下了胤国国主离归荒的头,斩下头颅的时候,殷无墟悲痛的仰天长啸,声音之雄,啸声之哀,使得金吾卫齐齐下跪,唯有国师月清空击缶而歌,以示庆贺。

离归荒的妻子也自杀殉情,只留下一个孩子,殷无墟并未杀这个孩子,而是将他带在了身边。殷无墟统一天下三年之后,在云华城,也就是改名之前的云都猝死,不过有风闻说是被他收留的离归荒的孩子刺杀的。”

“不是一个好故事。”姬枫并不喜欢故事的结尾。

“乱世之中,人生如浮萍,即使是君主也无法决定自己的命运。”

“仙人可以么?”

“啊?”百里归尘诧异,转瞬又明白姬枫问的是仙人能否决定自己的命运,“大概可以吧。”

“是我,绝对不会杀离归荒的。”

“我也不会。”语气虽轻却异常坚定。

“他们两个孩子胡说些什么,勇武王殷无墟怎么可能会是这么绝情的人?”邻桌的一个大叔不满地嚷嚷起来。在这个大叔的心中,勇武王可是天仙派来的人,否则如何能出生贫苦,却一统天下,救百姓于水火之中。

百姓所知之事皆是国师月清空所述,巫罔视听,百姓哪知其中真假,百里归尘不欲与之相争,诺诺称是,大叔道百里归尘假意敷衍于他,更加生气,声音也愈发响起来,这下子,酒楼之中的人纷纷被这声响吸引看了过来。

看过来的人中有两个校尉,瞬间便将姬枫认了出来,此前两人曾帮管元盛封堵城门口,他们知道管公子对姬枫的痛恨。

这两人的武功修为在广桦城的士兵中并不突出,胆识也不够出众,但是脑子却挺活络。既然不能吸引刺史的注意,便攀附管元盛,希望能给管元盛留个好印象,然后让管元盛在其父面前给自己美言几句。

不过讨好管元盛的机会也不多,因为管元盛一直在名剑门,很少有放假的时间,好不容易等到了管元盛用到他们几人,封堵城门口却被百里归尘给坏了事。

当初听到来人听说百里归尘是太守儿子的时候,他们几人可是忐忑不安了好些日子,不过新来的太守并未找他们的麻烦,方才安下心来。

百里归尘他们自然不敢随意得罪,但是教训一下姬枫却无妨,而且能讨管元盛的欢心,此时他们还不知道现在的管元盛都不敢擅自对姬枫动手。

这两个校尉看过来的瞬间,姬枫就感受到了两人不同的眼神,不过依姬枫的身手倒也不惧,等两人到临前的桌子,姬枫给百里归尘使了个眼色,百里归尘也点头示意。

“你跟我…”其中一个校尉指着姬枫的脸霸道无理道,不过话还未说完,姬枫一脚猛然踩在他在脚上,这校尉也不曾想到在管少爷面前如此不堪的少年,会率先出手,而且一出手便是雷霆之势,校尉的整只脚都被踩得失去了知觉。

校尉不由自主地低头朝脚上看,这时姬枫迅速抬腿用膝盖顶到了校尉的腹部,校尉双手忙往腹部捂去,姬枫则是迅速站起,脚下轻轻一盘,手臂朝校尉的背上敲去。

校尉立足不稳,猛地向姬枫面前的桌上扒去,这时候,百里归尘却堪堪将桌子拉开,校尉一个大马趴扑到了地上,而百里归尘桌子上的各式小碟却完好无损。

后面的校尉看到这情景忙去抽怀中的刀,但是姬枫却更快一步,已经将‘饮血’击打在这校尉的手背之上,一道红肿瞬间在校尉的手背上蔓延开来,这一击着实不轻,一击过后姬枫仍是一脚往校尉下盘踢去。

不过这校尉并不像第一人毫无准备,竟是硬抗了姬枫这一脚,几年兵营生活,让他勉强承受了这刺骨的痛楚,姬枫这一击不成,校尉便抬手嘲姬枫的脸直击而来,校尉的牙齿紧咬,肌肉紧绷,这一拳倒也生猛。

这样的一拳迎面而来,任谁都要暂避风头,校尉的年纪比姬枫大些,力道可不比姬枫逊色,但是姬枫面对着一拳的时候,却是不惧,眼中黑色的湖水波澜不惊,这一拳的力道虽不差,但是角度和速度在姬枫的眼里却有些慢了。

姬枫收拾手中的‘饮血’,刹那间‘饮血’已点在校尉的腋下,这一剑的速度极快,甚至都没有看清姬枫的身形,姬枫本正对着来势汹汹的拳头,一瞬便穿到拳下,似乎早便算计好校尉直冲的一拳了。

腋下的极泉穴是人体极其脆弱的地方,这个校尉也是一击便被击倒了。姬枫与百里归尘对视一眼,眼有笑意,百里归尘往桌子上随意拿起一颗花生悠悠扔进嘴里,不过还未等他将花生吃下去,靠窗座的数十名的校尉都站了起来,齐齐怒视着他们两个。

“咕咚。”百里归尘将花生生生咽了下去,然后朝向姬枫,无奈地挤出一抹僵硬的笑,不过这无奈苦笑却让姬枫心底真正开心起来。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新书推荐: 香满茶园 希腊神话战神 在霍格沃茨的时光 与人外邪神组队之后 穿越之名门商女 奇侦异案 俗人成长记 挽仙歌 御莲 乱世刺客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