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泰文学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言情 > 挽仙歌 > 第三章 诸相之恶

第三章 诸相之恶(1 / 1)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好书推荐: 香满茶园 希腊神话战神 在霍格沃茨的时光 与人外邪神组队之后 穿越之名门商女 奇侦异案 俗人成长记 挽仙歌 御莲 乱世刺客行

笔趣阁 最快更新挽仙歌 !

管元盛一手握着密布黑色夔纹却有着幽幽光泽的剑鞘,深沉的质感无言吐露着沧桑,可见剑鞘纹理应是费了雕刻师不少的功夫。这剑鞘修长,略微有些弯曲,并无其他坠饰,甚是简洁。

这只是一柄仿古的长剑,仿的乃是瀛洲名将源稚切的佩刀,源稚切曾用此剑斩杀无数,最后因犯上而被赐死,后人仿制此剑并在剑鞘上刻上夔纹,夔乃是至霸之物,用以镇压其暴,除了夔纹,剑鞘依旧保留了简洁的特性。

这剑本属不祥,但是后世之人认为此剑背负犯上之名,用之示下,可以警醒之,而且仿品上夔纹也非一般人能够佩戴,是故有不少权重之人争相佩戴,成就一段浮华之风。

管元盛带着这柄剑,正是彰显着刺史之子应有的地位,高贵而内敛,其中不无提醒姬枫要懂得敬上的意味。管元盛另外一只手则是紧紧地按住剑柄,手掌上被硌得铁青,手臂也是青筋毕露。

这样一个身着华服的公子,脸上留着调笑的笑意,若是姑娘见了难免害羞,但是姬枫却不敢有丝毫的放松。管元盛凭着身份受的约束少,在广桦城的恶名不小,但是在剑术之上的修行却并不姬枫逊色多少。

管元盛如今使得的正是‘拔剑式’,这剑术乃是名剑门副门主邵安的绝技,出剑之时快的看不见痕迹,如燕鸟南归,不见来踪,外人故称邵安为‘拔剑士’。姬枫的师傅萧毅虽然也被称为‘饮雪士’,但是名声比其邵安却是远远不如的。

管元盛是邵安的弟子,‘拔剑式’也是其最擅长的剑招,以单手按压剑柄,凭借剑身与微微弯曲的剑鞘产生的反弹力道加快出剑的速度,这一剑最强的时候,便是长剑出鞘的一瞬。

在管元盛身旁还立着两人,其中一人是肖桀,他比起两年前可是收敛了不少,若说两年前的他是只会疯叫的野狗,如今的他则是藏起利齿,收起尖爪,冷静得像狡猾的豺狼。

肖桀用的是长枪,用枪的弟子在名剑门不多,因为擅长使枪的剑师不多,不过肖桀学的却不差,凭着他凶狠的性子,霸道的枪极是适合他。此时众弟子剑法的造诣尚浅,肖桀枪法的粗浅也未能突显,更是占着枪长的优势,在与其他弟子的比试中赢多输少。

在管元盛另外一侧的少年则是孟巡,此人的父辈也是广桦城的豪绅,他使得也是长剑,剑术倒也中规中矩,他与肖桀不同,并不是管元盛的手下,大概可以归为管元盛的狗肉朋友一类。

姬枫紧紧握住腰中的剑站在三人的面前纹丝不动,这三人与他单打独斗,姬枫还有些胜算,三人若是一起上的话,他便是半分的胜算也无。

姬枫并不是怕输,两年前他已经输掉所有的尊严了,只剩最后一丝倔强苟延残喘,一个乞丐是不会害怕被抢钱的。现在的情况和两年前何其相似,回头都只剩绝望!

在萧毅这学剑的两年间,姬枫不是不想反抗管元盛,不是不想将尊严一片片都夺回来,但是萧毅跟他说过,加入他的门下要守一个规矩,这个规矩叫‘忍耐’。

萧毅并未向他解释过什么叫忍耐,也没有告诉姬枫对管元盛出手是否便是破了规矩。但是姬枫不敢尝试,哪怕是那规矩的边缘,他也不敢有一丝一毫的触及。姬枫真正抓在手里的东西很少,萧毅大概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了。

姬枫低着头思量着该不该出手,出手未必会赢,而且一旦出手便可能会触碰萧毅留的规矩,而不出手,也许只是被揍一顿。

管元盛很有些得意,他很享受这种欣赏猎物在笼中挣扎却无能为力的样子,尤其是像姬枫如此倔强的猎物。

姬枫想着慢慢松开了‘饮血’,被揍一顿也许比被萧毅驱逐更好一些,然而当姬枫放开‘饮血’的瞬间,突然想起萧毅和他说的第一句话“男人的手只需握住剑便可以了!”

那句话在那个夜里是那么清晰,清晰地将自己的鲜血点燃。既然握剑便可以了,而剑又是杀人的利器,那又该畏惧什么,忍耐什么,姬枫虽然还想不出忍耐什么,不过肯定不是管元盛这个人。

想通了这些,姬枫重新握住‘饮血’,而且握得更紧了,缠在剑柄上的灰色绷带都绷得笔直,似乎随时都会绷断。

姬枫再次抬头,直视三人,眼中锐利的可怕,管元盛惊讶为何姬枫的眼神变化如此之大,锐利的让人不敢直视。他突然想起来,两年前的傍晚,姬枫也是这样看着他,眼中似乎有东西就要跃出,那必将是要震惊世人的东西。

广桦城城门口的几条街安静的让人不安,酒肆之中的人虽不敢吵闹,但是却都悄悄张望着,其中有个流浪的画家,看见了这一幕,便画了下来,并取名“少年拔剑图”。

这图一直流传着,直到后世一个复姓端木的侯爷见到了这幅图,不顾礼法,在众目睽睽之下手舞足蹈,直呼神迹,并行跪拜之礼。

拥有此画的主人欲用三十个金铢出售,但这位侯爷却执意用十万金铢将之购回,却仍觉太便宜,又送原主十车珠宝,运送金银的马车轧过原物主门前的青石路,留下的车辙印足有数寸,几年后仍未踏平。

端木侯爷得了此画,以金丝楠木装裱,水胆玛瑙研磨为之补色,并悬之于高殿之上。为了一观此画,必先沐浴而冠,三遍乃止,以示郑重,并称此画乃是“诸相之恶”。

某次赏画,端木侯爷询问门客对此画可有什么见解,这些门客都是名冠古今,学富五车的贤士,赏画虽不擅长,却也有自己的见解,可见此画,诸多手法皆是平平,意境也是粗浅,实在不知此画妙在何处,更是不知侯爷将此画取名“诸相之恶”为何意。

半晌之后,乃有门客斗胆指着画中的三人答道:

“此三人者,未及弱冠,杀性过盛,领头者,乃犯恃强凌弱之恶,左侧一人犯助纣为虐之恶,右侧之人犯为富不仁之恶。”

端木却摇摇头:“此三人者皆是小恶矣,不足为道,与三人对立的这人,眼中所含的才是真正的恶,那是颠覆众生的恶。”

姬枫看向三人的时候,黑色的瞳孔仿佛要吞噬一切。姬枫的双眸宛如一潭死寂的泉水,愁绪浓的化不开,突然有一颗石子落进潭中,细密的波纹层层漾开,漾开的水纹之中凭空添了几分颜色,有几幅画似乎在这潭水中若隐若现。

此时姬枫的脑海中浮现出三个场景,其中一人六七岁的年景,依稀能够分辨出是肖桀的模样,他身上有不少的伤痕,正窝在墙角低声啜泣,旁边一个满是酒气的中年男子在大声咒骂,手中还握着鞭子,一个满脸焦急的妇人怨骂着想拉住这中年男子,却徒劳无功。

这应是肖桀印象极为深刻的画面,他凶狠的性子怕与其父的脾性不无关系,到如今虽有收敛,骨子中的凶性格依旧存在。

另一副画面则是,管元盛身着名剑门的服饰,一遍遍地练习着拔刀的动作,副门主邵安站在一旁指正着,紧皱着的眉头始终不曾松开,严厉的语气并没有因为管元盛的身份而稍有宽容。

管元盛虽然嚣张跋扈,但是学习剑术的时候却异常沉稳,剑术与姬枫不分伯仲不无道理,姬枫也从来没有敢轻视过他。

至于从孟巡眼中看的则是与其母谈心的画面,孟巡的家事,姬枫也略有耳闻,孟巡的母亲在孟家只是个小妾,如今风韵稍逊更不得宠,但是在孟巡眼里,似乎亲近母亲远胜其父。

待姬枫眼中荡起的涟漪平静下来,姬枫已然向三人冲来,与其被三人围攻,倒不如先出手反而胜算更大。

管元盛微微一惊,但是立马冷静下来,冷笑更盛,他对姬枫也没有放松过戒备,若是姬枫这样就想打他个措手不及,可就是失算了。‘拔剑式’的威力只在出剑的刹那,而他起手式早已站定,剑随时可以出鞘。

冲出三步后,姬枫将腰间的‘饮血’握在手心,‘饮血’出鞘的一刹,仿佛鹰啼马嘶,姬枫知道那是鲜血沸腾的声音,萧毅早就知道自己是这样一个人,能够在刀剑间舞蹈的人。

对方三人,最先攻到自己定然是肖桀的长枪。一手定枪尾,一手握枪身,以枪尾为圆心,枪头所画之圆皆是枪的领域,这范围远胜剑所能笼罩的区域,这也是长枪的优势,在剑砍在你身上之前,长枪便能刺穿对方的心脏。

肖桀左脚脚尖轻垫,轻浮如低飞之燕,右脚立定,稳固似磐石,枪之所指正是姬枫的心脏。不过姬枫与肖桀交手也不是一次,肖桀的架势虽不错,但枪头依旧不稳,姬枫甚至能看清枪头轻微摆动所勾勒的痕迹。

使枪最重要的便是枪头要稳,那才是枪的魂。萧毅曾与姬枫说过极其霸道之枪法‘虎啸’,使枪者全身肌肉都会紧绷,只为迸发的一瞬,这一枪快的几乎连使枪者都难以把握,必须在出枪前将目标锁定。

而且枪头丝毫的摇晃便会导致出枪后极大的偏差,常有说书人称舞枪者喜欢饮酒,狂放之极,萧毅对此是很不以为然的。

因为酒多饮,手便容易抖,对使这种霸道之极的枪法是绝对致命的。至少萧毅那会‘虎啸’枪法的半个朋友,身上带的并不是酒,而是一种名为‘苦杏果’的浆果制的饮料。

这饮料并无半分酒味,有的只是辣椒般的辛辣,不过味道比之辣椒更甚,唯有如此方能激起肌肉中的力道。吃了这种浆果,脸也会通红,不过不是酒醉,萧毅说喝过一口,味道并不好。

肖桀的枪头晃的越厉害,姬枫的胜算便越大,姬枫将肖桀枪头所能笼罩的范围丈量一遍,深深刻在脑海中。

在冲到肖桀身前的时候,姬枫猛然一脚踏进肖桀的所能攻击的范围内,这一脚踏下,力道当真不小,石板路上都荡起一层青灰,姬枫也不轻松,麻木感瞬间布满脚掌,这疼痛感可不会比当初肖桀一脚踩自己的膝盖上少。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新书推荐: 香满茶园 希腊神话战神 在霍格沃茨的时光 与人外邪神组队之后 穿越之名门商女 奇侦异案 俗人成长记 挽仙歌 御莲 乱世刺客行